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志鉴动态

【文化自信 宝鸡故事】之二十:宋巧姣告状的故事

作者:眉县地方志办公室 邓小利 时间:2017-07-27
----------------------------------------------------------------------------------------------------------------------------------------------------

  

    明正德年间,眉县宁渠村的年轻公子傅朋去临近的孙家村游玩,走到一户农家时,看见一如花似玉、身材曼妙的妙龄女子正在院子喂鸡,傅朋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紧紧地盯着姑娘看了好久,姑娘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低头偷笑,一颦一笑好生面熟,傅朋惊叫:“孙玉姣…”姑娘也认出了他。

  原来孙家曾是当地富户,只因她的父亲吸食鸦片,家产被变卖一空,玉姣两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带着她去金渠给人做佣人养家糊口,现在玉姣大了,母亲带着她回到孙家村,靠二亩薄地,养些鸡艰难度日。六岁那年,傅朋在金渠姑姑家久住,见过孙玉姣的。现在二人重逢,傅朋又惊又喜,慌乱中离去时从怀中掏出母亲给他的玉镯,假意丢在玉姣门前,想试探玉姣的心意。此事恰被刘媒婆瞧见,要为他们撮合,玉姣高兴,便将一只绣花鞋作为信物交给刘媒婆。

  刘媒婆有一儿子刘彪30多岁,以杀猪宰羊为生,生性残暴,整天下馆子,泡赌场,好色贪淫。在一风高月黑的夜晚,刘偷彪偷了绣鞋,提着灯笼,取小路直奔孙家。这天,孙玉姣母亲同玉姣舅父舅母去普救寺听经,当晚就住在玉姣的房间。色胆包天的刘彪撬开房门,抹黑进人房间,看到炕上睡着两人,一下子妒火中烧,以为是玉姣和傅朋偷情,抡起刀子连杀两人,惊慌失措中,错把人头当成灯笼提起就跑。

  刘彪一口气跑到县城已是黎明时分,这才发现手里提的不是灯笼而是人头,一下子六神无主,慌乱中把人头从墙上扔进刘公道家院子。刘公道家伙计宋兴儿早起干活,发现了人头,不禁失声惊叫,刘公道一看,吓得面如土色,连忙和宋兴儿将人头用担笼抬到后院埋掉。刘公道越想越怕,怕此事泄密,官府追究起来连累自己,遂产生杀人灭口念头,乘兴儿不备用斧头从背后将其打死,推入后院枯井中。又怕宋兴儿的家人要人,第二日以兴儿盗走他家财物逃走为由到县衙告状。

  眉坞知县赵廉去孙家村断案,见男尸有头,而女尸无头,脖颈系锐器砍割,非一般菜刀能为,又见门被撬过,断定是外人所为,于是传来孙家母女问话。赵廉一见孙玉姣姿容美艳,料定此案必有奸情,就摆出大刑,要玉姣如实交代,玉姣将自己拾玉镯的事讲了个明白。知县误断傅朋因奸未遂连伤二命,将傅朋、孙玉姣下狱;这时,又接到刘公道状告宋兴儿盗物出逃。知县赵廉不分是非曲直,押来宋兴儿的父亲宋国士和姐姐宋巧姣,要宋家交出线索。宋巧姣是位有胆有识的姑娘,她据理辩驳,反被收押在监。恰巧宋巧姣与孙玉姣同处一间,交谈中得知,刘媒婆为说媒拿走了孙玉姣的一只绣鞋,又听说在现场发现了一只绣鞋和一个灯笼。宋巧姣越想越觉得事情蹊跷,于是决定告状,为弟弟兴儿洗刷冤屈。

  出狱后,宋巧姣天天去法门寺冒死喊冤,长跪在拜佛石上哭诉冤情,字字血、声声泪,直哭得飞鸟动悲声,古柏落针叶,连膝下的石头也跪出了膝窝的形状。一日,明武宗的母亲张太后和公公刘瑾来法门寺降香,宋巧姣告状的事感动了太后,命刘瑾断清此案。刘瑾根据宋巧姣提供的线索,很快断定刘彪、刘公道是杀人凶手,将二刘判处死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www.bjdqw.cn 2011 宝鸡地情网 联系电话:0917-3260831
陕ICP备11005664号 本站图文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