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志鉴动态

【文化自信 宝鸡故事】之四:志书里看西府年俗 墨香中品浓郁年味

作者:麻雪 时间:2017-02-03
----------------------------------------------------------------------------------------------------------------------------------------------------

    雄鸡报晓迎新岁。站在鸡年新春的门槛上,浓浓的年味已经弥漫在我们四周。过大年,迎新春,这个传承了千百年的习俗,在中华儿女的血脉中凝结成最浓郁的乡情、乡味与乡愁。“乡愁”,一个让人感到忧思却又美好的词语。在这份乡愁里,西府人过年的各种年俗,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情感分量。祭宗祖、杀年猪、蒸年馍、贴春联、剪窗花、打秋千、耍社火、走亲戚……一个个西府年俗,串联成生动鲜活的西府大年,也同样活色生香地被记录在一部部志书中。

    盛世修志。盛世之下,年也过得最为热闹,热热闹闹的年俗由此将醇香的年味氤氲到了志书中。让我们一起翻开一部部西府地区的地方志书,找寻飘着墨香的年俗、年味。

关键词

周礼故地 尊长敬礼

    如今我们说的过“春节”,就是“过年”。其实,古人所说的“春节”和“年”是不同的两个概念。《宝鸡市志》第三十五编第二章记载到:“古时把立春称为春节,也称之元旦。汉武帝太初元年的《太初历》确定正月为岁首,春节也移到农历正月初一。从此,农历年之风俗一直延续至今,并成为最受人们重视的节日。”

    岐山是周礼文化的发祥地,人们重礼守礼,在这样一个重头传统节日自然也不能例外。《岐山县志》卷二十三第二章记载:“正月初一清晨,幼辈拜长者,亦拜族人中长辈,称为拜年,各家备有茶点以饷拜客,小孩则受赐以钱、糖果等。”

    过年走亲戚,礼俗贯穿其间。《扶风县志》第二十六编第三章中说道:“初二开始走亲戚,先由下辈为长辈亲戚(岳父、岳母、姑、姨母等)拜年,再由上辈亲戚为下辈亲戚(外甥、外孙侄儿等)回节,并送红灯笼。”

关键词

春联窗花 红火喜庆

    过年的喜庆氛围,从小年便开始弥漫。忙碌又开心地扫舍,贴上红彤彤的春联、漂亮的窗花,红火喜庆的氛围渐渐营造出来。《宝鸡市志》中说道:“从年前的祭灶(腊月二十三日)到除夕,是人们准备过年最忙碌的日子。家家户户都要进行一次卫生大扫除,谓之扫舍;拆洗衣被,理发洗澡,杀猪买菜,购置各种年货;还贴对联窗花,挂年画,里里外外布置一新,迎接新年到来。”《凤翔县志》第二十五卷第四章中也记载到:“三十这天‘糊花窗子’(三年守孝者例外),窗花有印花、剪纸、亮格、彩格等,内有狮子、老虎、花、鸟、虫、鱼、戏文人物等,贴年画、春联,焕然一新。”

关键词

吃出年味 吃得团圆

    过年,“吃”极为要紧。虽然现在生活富裕,过年时吃的美味,平时也经常吃到,但是年里吃的就是一个年味!

    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从腊八开始,年味就在各种美食中挑逗起我们的味蕾。《扶风县志》记载:“腊月初八后渐有‘节’气,是日,多将玉米碾成大糁子,同小米、豆子混煮一锅,连吃几天,称‘吃腊八粥’。腊月二十三日祭祀灶神,家家烙白面圆饼(称灶干粮),买灶糖。”

    翻阅市志及各县区志,不难看到,正月初一清晨,整个西府地区的吃食,都以饺子或臊子面为主。这除了是一种传承下来的习俗外,《岐山县志》道出了其中美满的含义,“大年初一早饭多为臊子面、饺子,意取吉祥、团圆不破之意。”

    太白县地处我国南北分水岭的秦岭之中,其风俗既有西府风,又有江南风。《太白县志》中说到,正月初一“晚食年糕”。

    初一之后,天天有美味,到了初五有一项特别的美食。《宝鸡市志》以及《眉县县志》中都有记载,初五日早饭流行吃搅团。其原因为,“名曰糊五穷、糊漏子”,更是“期望来年日子红火。”《凤县县志》“风俗宗教”篇第一章还写到,此习俗有着又一含义,“以示新年已过,勤俭之风不可忘记。”

    新年里,一些人最期待的是元宵节吃元宵。《宝鸡市志》记载,元宵节“食物多吃元宵,农村还要做‘老鼠馍’,形似老鼠,内有包菜、包豆、包油面等。”

    此外,各县也有一些独到的吃食。《千阳县志》第二十七编九十六章中说到,“麻花、馓子、凉粉和油面包子”;《陇县县志》第二十九卷第四章中提到,“吃凉粉,‘冰口疮’”,“吃‘追魃’,民间传说魃是天旱恶魔,妇女用麦面蒸成蝌蚪形的馍,叫作追魃,表示吃掉恶魔,求得当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关键词

秋千高高 社火热闹

    过年,人们还追求一个乐。如何乐呢?西府人会告诉你,那就“耍”呗!

    《宝鸡县志》第二十七编第一章中说道,“腊月初八过后,此村彼社,每天傍晚敲锣打鼓,欢娱至深夜,谓之吵年,亦示过年开始。”《渭滨区志》第二十一编第三章中说到,“除夕夜,合家欢聚,守岁(或称熬年),彻夜不眠。有的还互相串门,一同饮酒至深夜。所谓‘至除夕,达旦不眠,谓守岁’,‘爆竹鼓吹之声,喧闹彻夜,终夕传戏不寐’的习俗记载,至今仍在流传。”

    《麟游县志》第二十二编第二章中提到,“从正月初七、八起就荡秋千,妇女小孩最喜玩。这几日人人争相竞技。荡得越高越好,飘逸凌空,千姿百态。”

    年里最大的“耍”,便是正月十五耍社火、点花灯了。《宝鸡市志》中说,“一般从正月十二就开始活动,到十五这天达到高潮,俗称‘闹元宵’”。其中,陇县社火最为有名。《陇县县志》第二十九卷第四章中说到,“耍社火,自正月初五开始,十五日形成高潮。这一天,全县各乡镇、村的高芯、柳木腿(高跷)、狮子、龙灯、纸马、旱船等形式的社火和马社火、挈社火,聚集县城表演。”热闹的陇县社火享誉全国,甚至名传全球。

    除了社火外,还有各种活动闹红元宵节。《金台区志》第七十八编第七十五章中写到,“ 1978年后,区政府几乎年年均在城内闹市举行社火游演、清曲演唱、文艺表演、放映电影和灯谜、灯展活动。”

    志书中的年俗,我们便翻阅至此。掩卷而思,鸡年新春将至,勤劳善良的西府人将在丁酉年里,谱写新一轮志书中的盛世年俗。


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www.bjdqw.cn 2011 宝鸡地情网 联系电话:0917-3260831
陕ICP备11005664号 本站图文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