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志鉴动态

试论城市区志特性与资鉴特征

作者:张宝良 任 洁 时间:2016-12-05
----------------------------------------------------------------------------------------------------------------------------------------------------

  

    内容提要城市区志作为一种新志种,具有区别于县志的城市特色。正确把握城市区志的特性和资鉴特性,在区志编纂中把握好特定历史时期城市区历史沿革、载体功能、产业结构、人文景观、人口流动、城区政治等特色,处理城区个性与城市共性、分门别类和整体展示、笼统描写与画龙点睛、越境而书与辐射影响、事务管辖错位与方志资料完整等方面关系,借助第一轮修志的成功经验和教训,城市区志方能逐步正规化、科学化、系统化地显示其固有的城市特色。在“资治、教化、存史”方面发挥其更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关键词:城市特性 编纂关系 资鉴特征 

  上世纪80年代,省、市、县三级新志书编纂启动以后,传统志书的传承与新志书的创新发展形成新的地方志工作格局。20065月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把区志列入到了地方志书之中。随后,全国各地就城市区志理论体系与城市区志编纂工作做了大量研究与探讨,加上40年左右两轮新方志的编纂实践,城市区志已成为我国新方志中一脉,且适逢改革开放和城市化进程,大有后来居上之势。区志是地方志书的新品种,我们以为,其新不在于他的形成较晚,而在于有别于县志的本身特征和在这种特征下的资鉴价值。结合我们第二轮《宝鸡市金台区志》的编纂实践作以浅谈,以期与各位老师同仁商榷。

                 

  城市区志的特性

  特性即区别于他事物的特征属性。城市区志相对于市志具有记述内容上的微观性特征,相对于县志具有区位上的地方性特征。什么是城市性特征呢?简单说就是城市性。从城市学角度而言,历史上的城市是由为了安全和防卫筑起的“城”与因需要物品交易的“市”而组成的有限区域。近代与现代城市,或为省会、市府所在地的政治文化中心,或因历史文化渊源沉淀的繁华都会,或因交通枢纽、贸易物流、旅游而形成集散地。这些特定区域赋予其管理组织功能后,便成为行政区域的城市。我国现代大中城市,从管理的需要出发,把一座城市划分为若干区,赋与相应的行政职能,使之成为天、地、人相呼应的实体。一个城市的综合特征,或中心城区、或城郊城区、或新兴城区,各有侧重地辖居大城市一处,这些侧重便成为各个城市区的特殊属性。了解城市学要义,就抓住了有别于县的城市型特征,吃透城市区特性,也就抓住了城市区志的魂,立起了方志之纲。作为金台区,在含有宝鸡三秦西府、炎帝故里、中国境内欧亚大陆桥枢纽以及自然历史人文等共性特征的同时,个性特征十分鲜明。

  (一)区位与自然特性。方志之“方”为区域区位,“志”为记载。金台区位于宝鸡市区西北,北为市区台原屏障,西有八百里秦川到底村,城区围绕陇海铁路东西狭长分布。2003年区划变动后,形成川道、河流、台原、丘陵兼备的自然区域。鉴于这个区位与自然特性,在《宝鸡市金台区志(1990-2010)》编纂过程中,我们参照县志编纂体例,弥补首轮区志不足,设“建置”、“自然”两编,完整详尽的记述了区域区位、自古以来区地内建置沿革,交代了区内地理地质、自然物侯。以期在全志开始,给人以金台之古往今来,以金台天地之全貌。

  (二)历史与文化特性。“史志相通,其例不同”,作为历史传承的载体,地方志本身就是国学精萃,是一种文化。一部好的志书,无论通志还是断限志,必然是地方历史与地方文化的有机结合;“造化万千,其性不同”,如果说区位与自然特性是一个人体,那么其独特的文化特征便是这个人的灵魂与气质。地方志之所以成为地方志,从更大的程度上,其魅力就在于他的历史文化特性。早在71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金台辖区内的北首岭、温家寨、刘家崖一带,已是原始氏族繁衍生息之地。“黄帝身五十二战而天下大服,乃达四面,广能贤,稽功务法,秉教乘刚,而都于陈。”春秋秦文公时在斗鸡台筑陈仓城,设都邑。此后,区地一直为城治、县治所在。加之近代的工业、商业、教育等历史,在遗留众多古迹的同时,积淀下了丰厚的文化,滋养着金台大地。在第二轮区志编纂过程中,我们在志书总体设计上,以历史文化特性立意,在编纂时,使体现特质的“毛细血管”充盈、遍布于各类事物和各编、章、节之中。

  ()承载与功能特性。一坐城市,往往是一个地区的经济社会中心,雄厚的经济实力、集中的党政组织机构,发达的文化教育科技信息系统、领先的工商产业、五湖四海来来往往的人群等等,这些成为一个城市所必备的载体。区与区之间因所处不同而具备独立存在的不同载体,或兼而有之侧重不同。在宝鸡这座城市四个区中,金台区历史文化古朴悠远,渭滨区商贸突出,陈仓区建制新近转换,高新区现代发达,构成了各区承载与功能特性。区志编纂在这方面应全面掌控,大处着笔,有机结合,充分体现本区志各方面特征及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所担负的历史使命。这样,既总体上反映了本区的载体特征,又形成了与县志不同之处。金台区作为“老城区”,是宝鸡市政治文化中心,第一,承载宝鸡历史文化传承之根。第二,承担巨大的社会事业份额,309平方公里的区域内,有学校107多所,有医疗卫生机构179个,老企业上千个,低保人口近3万人,这些总体上占到宝鸡城市区五分之三还多。第三,面临着巨大的城市建设任务,旧城基础设施落伍、24个城中村亟待改造。第四,上千户驻区、区属老企业,600多个省属、市属事业单位,穿境而过的陇海铁路和90多个铁路单位等,社会行政管理任务繁重。二轮区志编纂中,我们全面分析,科学梳理,既有宏观全面、不疏不漏的轻描淡写,又有把握重点、突出特性的浓墨重彩。“城乡建设”量占到全志八分之一,社会事业内容占到六分之一。

  (四)城市产业特性。一、二、三产业比重反比例增长是现代城市发展发达的重要标志之一,也是县域经济与城市经济的最大分野。城市区志对于经济产业的记述绝对有别于县志。金台区作为宝鸡城市兴起之根,其经济发展变化首当其冲。明清朝时期,宝鸡县城,即中山路一带就已经形成了发达的商业体系。现代宝鸡城市的兴起,源自于上世纪三十年代,陇海铁路建成,以荣氏申新纱厂(后来的陕棉十二厂)为代表的民族工业蜂拥而至,宝鸡很快成为大后方的工业重地。可以说,金台区地为宝鸡经济之母体。1990年至2010年期间,国有、集体工业企业遍布金台各处,区属、乡镇企业由迅速崛起到很快消亡,个体私营工业异军突起;商贸业传承历史之文明,发展突飞猛进,第三产业比重逐年增长;传统农业经济在金台城市化进程中逐渐萎缩。这些,在金台区经济发展历史上,留下了深深地痕迹。对于这个客观历史,我们把工业、商业发展作为经济部类的重点详尽记述,占到全志书的六分之一。而农林产业比重远远低于县志中的比重。

  (五)发展与节奏特性。第二轮修志正直改革开放盛世之时。改革开放30多年,摸着石头过河、突飞猛进、日新月异、先发展后完善、迂回反复、螺旋式上升成为这个时代的特征。作为代表相对先进生产力发展的城市区,其发展飞快的速度、令人窒息的节奏远远大于县域。作为承载历史的地方志书,要从这种纷繁复杂、快速多变的发展事物中理清脉络,全面、清晰、客观的记录下来,其难度可想而知,也是城市区志一大特性。对此,我们学、思并举,究、研并行,五修篇目,三易志稿,努力把握时代脉搏。立“经济、政治体制改革”两编以总揽纲要,做“社会”一编反映变革现象,在全志各编中具体体现城市区发展与节奏特性。

  除上述城市区志特性外,诸如区属与驻区、城郊与城区、人口与人才等等特性也是与县志有着极大的不同。总之,我们以为城市区志编纂难度要远远大于县志编纂。

  区志编纂需要处理好几个个关系

  准确把握城市区的特色,是修好城市区志的前提,也是城市区志的突破口。突出其资鉴特征,实现地方志事业“有为有位”的良好态势,动员全社会参与、众手成志是基础,提高志书质量是根本,遵从传统下的创新是关键。城市区必定生存于城市之中,而且与城市所辖县、与邻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在城市区志编纂中,如何防止把区志修成与县志、市志、专业志容貌相同“千志一貌”的弊病,充分体现城市区志的城市性,除充分掌握城市学这门科学,充分把握区情外,应着重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

  ()突出本区特点和优势,正确处理好个性与共性的关系。科学决策来源于全局把握,资鉴价值必定存在于个性与共性之中。编纂区志中,忌以大遮小,冲淡区属这个主体,也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以局部代替全局仅写区属这一块,而影响反映区情全貌和区的地域特征。应采取全景式的构图,写区域内之所有,以见全貌,清晰地写明其所应有的辖属关系,及它们相互依存、相互补充、相互渗透的关系,交代清楚共性;反映城市特征,用特写的手法,重点描述区属事物的产生、发展和现状,突出个性。比如金台区,工业、商业、城市建设和科教文卫等社会各项事业都是广义的大概念,这些部类的处理尤为关键。

  ()正确处理分门别类和加强整体性的关系。城市是一个综合而严密的系统,具有很强的整体性、统一性,市区是城市的一个局部,但本身又有一定的局限性、不独立性。方志编纂首要的是门类齐全,要的是细致的门类划分,而一个地区各类事物上下左右又有着一定的联系。因此,门类的排列和记述应有一个整体的规划,既要使门类划分清晰,不使其交叉混淆,又要在相关门类之间恰如其分地记述相互之间的联系,重视微观记述与宏观描写,进一步突出本区特色。

   ()处理好笼统描述与画龙点晴的关系。起着“资治、教化、存史”作用的志书,与其说是一部历史,不如说是一部百科全书,它包括的内容广泛,门类众多。历史所具有的给定性与规律性的东西记述明了即可,而要突出的是具有时代意义的事物,挖掘城市形成的各类要素,重笔浓墨,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二轮修志的段限正是改革开放之时,必须从复杂的过程中理清时代、事物脉络,详略权衡,突出特色,记事体、编年体混用,才能保证事物发展的从横。

  ()正确处理“越境而书”与幅射影响的关系。按照地方志界线要求,但要视情况处理。与县域不同,一个区的地域往往相互交接,区志中所反映的事物也与其它县区相互关联其至交叉。比如金台区道路、桥梁、河流、市政等等,往往形成与临区呈现跨越形态,但区志要求的是严格的地域性,此种情况可以宏观“越境而书”,交代整体,陪衬区属。这种“越境而书”只是保持事物的完整、突出本区特征的手段,并非目的,应点到为止,且不可长驱直入。

  (五)正确处理城市区管辖错位与方志资料完整性关系。从行政管理来讲,现阶段城市区政府职能具有一定的不完整性。比如交通、城建、金融、电信邮政、市政基础(水、电、气)、驻区部省市企业等等,区政府很难统一协调,而辖区内“有什么写什么”的方志要求,却使得上述难以协调的资料或不可缺,甚至是区志重点所在,这方面也是区志编纂难于县志之处。处理这方面问题,我们加强上下统一协调,充分加大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和地方《办法》的宣传力度和争取上级统一协调的力度,努力形成各行业单位“我要入志”的社会氛围;发动街道社区村组和行业部门,“地毯式”搜集资料,尽力做到门类齐全、不疏不漏;加强与省、市地方志办公室联系,通过上级行政协调,寻找相关资料;下功夫深入各行业单位宣传协调寻求支持,有时不惜借用同学亲戚朋友关系。

  城市区志的资鉴特征

  作为中国文化传统,地方志的功能已被历史所证明。清代著名方志学家章学诚认为“方志,非示观美,将求实用也”,揭示了地方志的价值。李克强总理“修志问道,以启未来”更是把地方志经世致用的价值、方志事业的重要性突出到战略高度。修志之用在于存史、育人、资治,修志的过程是一个回顾总结、分析论证、探究正误的过程,就目前二轮修志的时段、内容,正值深化改革的历史时期,其价值将远远大于传统修志的本身。地方志特征在于地方,地方的特性决定了资鉴特征的不同。相比较县志,城市区志有以下特征。

  (一)战略性更强。发展社会事业、工业企业逐步外迁城区中心、打造文化城市,是城市化进程必由之路,也是我国发展的一大战略。地方志本身是记载区域历史变化发展的著述,相对于县,城市区的变化频率高、节奏快,但一个事物的发展有其“昨天、今天、明天”的脉络,一部好的区志,对外具有发展借鉴之效用,对本区则有着基础性、史料性、指导性的价值。比如我们金台区,随着宝鸡大城市发展,发展空间急剧变窄,宝鸡烟厂、宝石机械等大中型工业企业外迁,急需从战略角度调整发展方向,寻找发展契机。再比如,中山路作为宝鸡城市的发祥地,从金台建区前到今天,大的改造经历了十数次,小的改造不下数十次,然而每次改造后只是昙花一现,如今已是落后于宝鸡城市的繁荣步伐。如何在现代发展中使其再现辉煌,需要总结思考,决策定位。目前,金台区委、区政府开始实施十三五规划,大到制定金台发展新战略,微观到城区布局、繁荣中山路等科学决策,必然从金台历史文化优势中研究探索。无论从哪个角度,二轮《金台区志》必将对于金台区战略决策起到重要的资鉴作用。

  (二)基础性更强。地方志作为资料性著述,大到一个区域发展进程,小到其中的一件事物、一个数字,都是客观事实的反映,在现实中有着基础性资鉴价值。改革开放以来,一方面,城市区快速多变的客观事实,需要基础性资料。另一方面,“埋头奋力求发展”、有时“朝令夕改”、忽略回头看看和资料积累等也是不争的事实。鉴于此,地方志基础性这个特征更为明显。在台湾和东部沿海城市中,地方志书成为国内外客商投资考察的首选必备资料。我们金台区也有这个趋势。来区任职的领导,第一件事就是索要金台区志,从中快速掌握金台区的历史文化和发展脉络;前些年蟠龙新区规划设计,其环评详细资料就是来自于区志办;城建局、城中村改造办在很多项目实施前,现要翻阅区志和地情资料;商贸局、工信局系统由于多年来机构频繁变化,区内工商业“家底”不甚清楚,二轮志稿中系统详实的资料使他们视为珍宝。平时机关部门、投资客商不时上门询问相关情况。

  (三)资鉴面更广。在区划上,城市区是一个完整的行政区域,但相对于县,负载在城市区的人、事、物,其稠密度、复杂性、流动性成倍存在,因此城市区志资鉴范围更大、资鉴面更广。比如金台区,区属、驻区、垂直单位和事务可以说三分天下。在二轮区志编纂中,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协调走访铁路、市政、电信金融等方面资料,使“有什么写什么”的要求得到基本满足。成稿后,铁路单位、宝鸡峡管理单位和市上有些系统单位在一些工作过程中,反过来上门要我们的资料,这种现象同时揭示了地方志事业的普及问题。

  (四)更具紧迫性。全面发展、快速发展、科学发展,作为社会主义建设组成部分的方志事业,其资鉴价值本身具有紧迫性,而比县域更加“日新月异”的节奏,决定了城市区志的紧迫特征。一方面,资料难追使我们不得已“略古详今”,而“略”了的东西未必就是价值不高的东西;另一方面,快速发展需要更加科学的决策,而科学的决策离不开历史的传承与基础。比如,在宝鸡城市规划红线内,金台区有24个行政村属于城中村,20多年来,金台区城中村改造涉及农民的利益、农民的理念,改造难,改造后更是任重道远。城中村改造不是简单地平房变楼房、农民转居民那么简单,必然涉及着政治、人文、社会事业等更多深层次的问题。而研究解决这些问题需要的全面系统资料,这些资料地方志“独自一家、别无分号”。二轮区志鉴于这种现实需要,列专章,就城中村的历史传承、改造实验、成功典型等做了记述。同时,也为我们尽快启动城中村志、完整记录即将过去的历史提出了新的工作课题。

  地方志本身特征在于“地方”二字,城市区志的特性在于城市性。时代的发展与进步,地方志的资鉴价值无可替代,修志事业方兴未艾。中华志林浩瀚如海,方志理论博大精深。上述只是笔者在工作过程中一点体会,偏颇不妥之处,望各位老师同仁批评指正。


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www.bjdqw.cn 2011 宝鸡地情网 联系电话:0917-3260831
陕ICP备11005664号 本站图文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