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历代人物

清代人物

作者: 时间:2015-03-18
----------------------------------------------------------------------------------------------------------------------------------------------------

党崇雅 (15851666)

清初名臣。字于姜,宝鸡县蟠龙乡人。明天启五年(1625)进士。累官户部侍郎,督饷天津。清顺治元年(1644)在通州降大顺,仍于户部任职。同年六月降清,以原官赴京补用,九月改刑部左侍郎,适应满清入主中原的需要,以明律为基础,草拟成《大清律集解附例》。顺治元年秋,上奏重申应把施死刑的方法分作立决和监候,并建议恢复朝审和秋审。顺治六年(1649),擢刑部尚书晋太子太保。顺治八年改户部。顺治九年(1653)请老归,顺治十一年(1654),特旨起用授翰林国史院大学士加太保兼太子大傅,时人呼为党阁老。顺治十三年(1656)再乞休,获准。“崇雅家居清约,门阑悄然,每出入一蹇一僮,里中不知为师相也”。著作有《鹃失啼》、《图南草》、《意先草》、《焚焚草》及前后疏稿20卷。

 

 

吴汝为

山东省沾化县人,清顺治六年(1649)进士。顺治八年(1651)至十四年(1657)任麟游知县。清初,继承明末田赋册籍所载:麟游全县耕种熟地151645万亩,折征粮18833石。实则大半人去地荒,仍按原册籍熟地亩征粮,人民负担重,呻吟颠沛于饥饿之中。麟游县绅民曾再三呈报,豁免荒地之粮。顺治五年(1648),凤翔府派推官李淮清查实况。该李竟遥令知县自丈具报。知县不能体恤民困,竟仍照旧册上呈,成为定案。顺治八年(1651)孟冬,经吴汝为实地查访,至九年三月踏遍全县,将见种熟地普遍丈量,共为69648万亩,其余全是荒地。当即具册详报,请求除荒免粮。凤翔知府王绩圣、刑厅、布政司等批曰:“麟自明兵灾以来,几经残破,迭罹凶荒,其人民杀掳、饿毙、徙逃者十之八、九,存者十不及一,以致田粮原额地率多抛荒,田粮逋累,仰布政司择委廉官,会同该县知县,履亩复丈清楚册报,以便会题。”嗣经凤翔府派勾延林到县,由吴亲自向导,同田养儒等各地里老,按里逐段清丈后,据实报府。吴汝为恐其上司积压搁置,无人催理,又于顺治十一年(1654)十月迭次上文,反复恳催。顺治十三年(1656)终于会题,四月十三日御批“户部议奏”。户部于四月二十三日报奏:“将漏报荒地粮照数蠲豁。”圣旨御批“依议”。至此,征粮由原1883石减为85879石,麟民重负去其大半。

吴汝为在请免荒粮之时,又上文请减盐课。曾于顺治十三年(1656)四月上文报称:“麟民久不食盐,空赔盐课,以八百余丁而赔一万余丁之课,职自到任前所欠之课,追征并急,委难赔完,无奈卖掉原籍骑来之马,揭东人重利之债,又不能完,则卖废庙之树木、破钟……代民赔其盐课。”后由盐院转报,经部议准可免减麟游盐课。减粮免盐课后,外逃百姓渐归,数年之间,人口大增,几至野无旷土。

吴汝为见民食日饱,而财源未开,穿衣日用无着,乃因地制宜,在山坡沟渠,大种核桃树,设想以核桃换买棉花,教民纺织,解穿衣之困。并在澄铭窑、北马坊两地开设陶瓷窑,增加经济收入,改变民生凋蔽惨状。

吴汝为在麟游为政六年,关切民衣民食,顺治十四年(1657),丁母忧,去职时百姓含泪远道相送,依依惜别,人感其德呼称为吴爷。在县城兴国寺建祠立碑,以怀其人。祠碑毁于战乱。

 

 

 

赵玉堂

麟游县人,清顺治二年(1645)举人。幼年家贫,夜读无灯,去城隍庙厨灯下发奋读书,严冬酷暑,昼夜不息,终于成名。

初官山西怀仁知县,勤政爱民,当地人民口碑载道,清声遐尔,遂被提升为都察御史,奉命巡按两淮,所至兴利除弊,破陈规、拒馈赠,奸恶惮敛,商民立石颂德,一时贸易大兴,市场繁荣。

康熙十年(1671)邑令杨镳捐俸修城,赵玉堂赞助其事,曾与弟赵出重资助工,县城乃以筑成,人赞其“大员识大体”。其子孙藏有康熙帝谕玉堂圣旨一道,满汉两文兼备,惜其年久风化,字画脱落,难以辩认,此物现存图博馆。

 

王庆

 (生卒不详)岐山县马江乡人。拴板腔皮影艺人(疑即弦板腔)。约在顺治十六年(1659)至康熙元年(1662)间,组织创办王庆皮影班,约50年左右,系“拴板腔”剧种,能自演、自唱、主抱本。

 

 

 

梅遇

 (生卒年月不详)字品章,江西南城人。清康熙三年(1664)以举人任眉县县令。梅遇在任,常以儒家思想教育人们,要求人的一言一行完全符合周礼。他为政清廉,重视总结经验教训,处事本宽厚之心考虑。他在眉任职期间,创义仓、振兴水利,以造福眉县人民群众,至今士民对他的德政难以忘怀。康熙六年(1667),梅遇在斜峪关倡修灌溉渠道,曾由峪口鸡冠石西引水凿渠,至石龙庙村分中、西、东三渠。后人为纪念他的德政,把此渠称为“梅公渠”(即今日梅惠渠之前身)。该渠中渠由石龙庙绕东北,流经村域10处,入县西门出东门,下北崖注入渭水,全长30余里,灌溉田地一万余亩。东渠由石龙庙经雷村等村域9处,由县东关下北崖注入渭水,约灌溉田地一万余亩。他还重修过宁相渠。相传此渠为春秋时宁戚所修,以引赤谷河水为渠。当时仅供人畜饮用,遇有干旱水量甚微。康熙八年(1669)梅遇率领士民凿石开涧,至宁曲堡经金渠等村,不仅供人畜饮用,还可灌溉田地。此渠后经雍正十一年(1733)重修,疏通水源,增修水堰,开扩渠道,经上下营头、仝家村等20个村镇,于下河底村注入渭水,若遇天旱不仅人畜饮水无忧,并可灌溉田地约数十顷。康熙八年(1669),梅遇还开修潭谷河渠,引太白山河水,分二渠东西流,东渠北流20里至曾家寨止;西渠北流20里,至范家寨止,可资灌溉。但一度因年久失修,上游受山水冲击,渠漏堤决,灌溉之利渐形湮废。后经雍正十年(1732)冬查勘修复,对渠底渠堤用石衬砌,水流通畅,扩灌槐芽里并上下屯卫地数顷。梅遇在任内,还特别重视兴办教育和教民植柳。梅遇升任四川同知,离时恰遇农民义军至,他与继任者同时被俘,后返归原籍。

 

高允升

宝鸡寿南里人,业医。康熙十三年(1674)鄂将军驻宝剿寇,中铅子入胸,流注于腰,诸医束手。允升先用药,即以刀刺腰取出。将军无恙,得奏凯。一时官兵被伤,经医治全

活者甚众。被誉为“华公神术”。邑令徐子卧病久,诸医莫效。允升视之,见其嗽痰涎腥甚,曰:“公子非病也,疮在腹已溃矣,当早愈,因饮茶过多,故迟至今。宜勿饮茶。”因灸一焦,留药一剂,饮之愈。治病不望报,年八十七卒。

 

 

黄永沂

清时岐山名医,治病不收谢仪。一日为人治病,临行前母告戒勿收诊费。是夜有人以银百两投入其门,黄得知乃病家所赠,即退还。

 

茹仪凤

字紫庭,宛平(今北京市西南)河内县人。监生出身,工诗文,有胆识。清康熙十八年(1679),任岐山知县。时岐山经兵燹之后,民多流离,田地荒芜过半。但田赋追收不辍,岐地财竭民饥,一片凋敝。几任知县亦因此离去,认为岐地不可为。茹仪凤不顾同僚劝告,毅然到任,以拯救民困为急,连连上书,奏明岐地苦状,力请蠲免岐地荒田之赋。朝廷终为所动,派使者来岐视察,免荒田1000余顷。岐地士民深为感激,为立生祠。茹仪凤又在斜峪关石头河修建了长20里的引水渠道,人称“茹公渠”,灌田3500余亩。在周公庙创立朝阳书院。康熙二十二年(1683),重修县城儒学署和周、召二公庙与其它倾圮庙宇。康熙二十五年(1686)离岐,后迁甘肃按察副使等职。

 

 

刘自唐

字尧村,凤翔县人。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进士。为官清廉正直,关心百姓疾苦。任云南禄丰县令时,因县地处偏僻,地瘠民穷,他“轻徭薄赋”,兴修水利,发展农业生产,使其地渐成富庶之乡。该地文化落后,每年应童子试者(考取秀才资格的应试者)只三四十人。自唐遂于四乡兴建义学,拿出自己俸金以资所需,亲为讲学,倾心发展教育,使应试者达四百多人。康熙五十三年(1714)起补文选司主事。雍正四年(1726)转湖南保靖府同知(知州助理),保靖属苗疆,自唐以恩惠和信誉使苗民敬服,后调永顺府为掌印同知,一下车,即入深谷密林,教化安抚苗民,民感其德。后辞官归休时,当地苗民赠衣,并立碑以志不忘。

 

 

李柏 (16301700)

字雪木,号太白山人,清初文学家。眉县曾家寨人。9岁丧父,家贫,佣于酒家。后入塾读书。十七八岁时,读《小学》,曰:“道在是矣”,“遂尽焚帖括而日诵古书”,“屡避童试”。24岁依母命应试“补博士弟子员”。母没,庐墓三年,旋弃冠服而隐。率家人力耕,“布衣蔬食,极人之所不堪”,所居容膝,仅避风雨,而图书万卷,四壁纵横,进歌草虫,退咏白驹,过着淡泊清苦的隐士生活。62岁应友人茹紫庭之约去湖南衡州游历,次年返乡又逃荒到洋县,拒绝入仕。69岁在耀州作塾师。年七十一卒。其著作有《一笑集》、《勤学通录》、《麟山十二诗》、《可以集》、《蕉窗墨战》、《南游草》,而《槲叶集》为其代表作。其思想主要有:()同情劳苦民众,抨击社会不平,指出治理国家必须“以德德天下”,即以民为重,“功在天下,道行万世”,不能“利为一家,贼在天下”。()探索明末社会动乱的原因是:“笃实君子在草野,虚文小人满朝廷。上欺其君,下虐其民,民不堪命,聚而为盗。盗满天下由盗满朝廷也。”()不满清廷民族压迫,决心立志“存铁心,养铁膝,蓄铁胆,坚铁骨,以铁汉老可也。慎无捷径于终南”。

 

 

 

朱琦

字又韩,娄县(今江苏省昆山县)人。康熙四十五年(1706)任凤翔知府。事无巨细,皆亲自过问、处理。处事精敏,治狱甚明。眉县民雷学义,被冤判死刑,琦到任后,亲自调查,弄清冤情,予以开释;岐山民金六“女父毙命”,已半年多,找不到凶手,朱琦明查暗访,抓得凶手,予以抵罪。宝鸡民张进忠之妻误伤邻妇致死,原判李氏及其女俱为大辟(杀头),琦为之伸减。“每听讼辨诉盈庭片言立判”,后因挂误被免官,士民为之立祠祀之。

 

 

武振关

清嘉庆初千阳“悄悄会”首领之一。千阳县武家半山人。

清乾隆末,千阳有人加入宝鸡“悄悄会”组织,后事泄被处刑。不久,县西农民又秘密组织起“悄悄会”,以武家半山为活动地点,会众扩展至甘肃灵台一带,达数千人。

嘉庆六年(1801)三月初二,白莲教军冉学胜部自甘肃灵台新集入县,与地方武装战于冯坊。次日,南下经西沟、新集转战陇州。教军过境,武振关聚集会众2000余人于武家半山,备鸟铳五枝,刀矛镰斧千余件,并用布裙改制旗帜800余面,拟初五攻城起义。知县祝大澄闻知“悄悄会”起事,急报驻陇清军;并于初四亲率乡勇百名、壮丁40,奔剿武家半山。祝大澄伏兵山下,诡称单骑“招抚”。武振关不知是计,单骑持械拒降,结果中伏被俘下山。振关子克祥率众救父,被伏勇击退。武家半山被蕃司王文涌、道官陈学颖所领乡勇围攻。战斗激烈之际,灵台“悄悄会”首领车举鼎率队赶来,夺回山鸟()5尊,乡勇死伤惨重,退至文家坡一带固守。是日夜祝大澄回城后,急命魏正飞报灵台新集清军。清军副将萧福禄接报后,于初五日晨起营,南下大湾岭,两路包围武家半山。“悄悄会”农民被清军大队围攻,战死千余人,不屈跳崖死者三四百,剩余1200多人被俘,押解县城。初六、初七两日,县城街巷两厢排满兵勇,武振关、车举鼎等惨遭杀害,余众男被10人一练,绑赴南城壕斩首,女被解往西安,途中接令返回,任其亲友认领,会众田产悉被充公。

 

 

龙登云

字遥青,凤县双石铺乡龙家坪村人,少时就读至太学。其家八世同堂,二百余人,登云料理家政,内外整肃,凡公益事业,乐于慷慨解囊,喜济人急,他捐立义学,供附近子弟入学读书。道光十一年(1831)暴雨成灾,龙登云着龙家坪一带百姓修复河堤、农田,以工代赈,灾民得以安心。道光十六年(1836)又生灾荒,登云以家中积蓄之粮,解灾民燃眉之急。道光二十二年(1842)秋,连降大雨,山洪暴发,凤州城西门外乐善桥倾塌,知县黄本诚召集县内经济富裕者商捐资修桥事宜,龙登云慷慨自认建桥资费。因时已寒冬,未即兴工。次年春龙登云支白银三百数十两,备齐材料,召集工匠,动工建桥。并亲临工地指挥,监督五十余日,直至竣工。知县黄本诚因嘉奖他为民造福,赠“乐善可风”匾一面。继任知县王道立又立碑详记龙登云捐银建桥事迹。

 

 

 

师时

凤翔县大辛村人。生于清道光年间,幼学武术于河南嵩山少林寺,艺成返家。师时武艺高超,喜抱打不平,名声远扬。甘肃东南部及关中地区习武者,多以师时为师。师时练有“铁筷子法”,以二指剌人鼻孔,其人当即死亡,此技轻易不传。子思得其法,深夜于路口挡其父去处,两人对打,时觉对手武艺与己相当,恐不能敌,遂出此绝招,子即毙命。又练有“死人腾身法”,数十人围一人斗打,能腾空跳出圈外,众人不觉,自相厮打,师在一旁相视而笑。其子媳得其技,传与屈家山李树基,李与郑颐、高应魁为密友,因之,郑、高也以技出名,威震一时。

 

 

 


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www.bjdqw.cn 2011 宝鸡地情网 联系电话:0917-3260831
陕ICP备11005664号 本站图文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
>>>